维吾尔医药的现代丰碑,振兴新疆民族医药产业

作者: 化学科学  发布:2019-10-08

图片 1

4月9日,中国百强企业、中国医药行业领军企业——复星集团与自治区招商发展局在上海签订全面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新疆医药、旅游、矿产开发加工等领域进行全面合作。复星集团承诺:借上海对口援疆的“东风”,将新疆作为战略投资重点,近期在医药开发上加大投资力度,争取形成维医、维药两个有影响的投资项目。

7月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药品审评中心派专家组来疆,就近期立项的《白癜风等10种维吾尔医优势病种维药新药临床研究评价体系研究》制定工作进行指导。今后,新疆的维药新药研发将有了国家临床评价标准。

在新疆这片广阔的土地上,不论民族、风俗,还是着装、饮食,都体现着多样化的特点。在民族医药领域也是一样,维吾尔医药、哈萨克医药、蒙医药……这些民族医药在长期的发展中成为新疆的宝贵财富。如今,在国家和自治区的大力支持下,我区民族医药正朝着标准化、品质化、产业化的路途迈进,并以更快的速度驶向前方。

【老夏说】苏来曼教授是老夏在新疆最尊敬的学者和老哥之一,大家习惯称他苏主任。

签约仪式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食品医药监督局党组书记于胜德感到振奋:新疆民族医药产业振兴有了龙头带动。

据了解,长期以来民族药生产、开发处于初期阶段,批准文号少,质量标准研究比较薄弱,一直没有建立起较为完善的审评审批体系,严重阻碍了维药在现代医学领域里的应用。

民族医药受到青睐

与苏来曼教授相识三年多了,但第一次面对面还是前天中午。先生在新疆南部驻村一年一直未能谋面,难得前几天休假几天回乌鲁木齐,给我发信息,恰好我在学习,于是有了前天中午的小叙。本来是说好我为先生接风庆祝回家,结果先生抢着买单,一下午都在听我说手工社说拈花惹草的事。

维药特色产业优势凸显

国家启动的援疆政策和项目,将藏药和维药作为“十二五”时期重点扶持的民族医药产业。新疆从2009年每年财政安排300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中药民族药新药的开发。近年来,主要针对维药药材标准不健全、缺乏临床研究体系、人才队伍建设等方面积极寻求解决方案。

“以前我感冒咳嗽时都吃西药,现在我喜欢用祖卡木颗粒,因为它的疗效好呀!”家住乌鲁木齐市育才巷社区的何庆青笑着告诉记者,之前用西药时一直都担心有副作用,但自从见证了维吾尔药的疗效后,他已经变成民族药的忠实粉丝了。

图片 2

在新疆,维吾尔医药在长期的历史积淀和研发、应用中,形成了独特的体系,是祖国传统医药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新疆各族人民防病治病、医疗保健等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此次国家药审中心选派专家协助新疆开展维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的制定工作,标志着国家药审中心技术援疆的全面展开,该体系的建立将对新疆维药的研发、生产和质量管理水平的提高有重要意义。同时通过该项目的实施,将为新疆培养一批既熟练掌握国家新药注册法规和技术审评要求,又精通维医药基础理论的国家级维药新药审评专家,初步建立国家级维药新药审评专家队伍。

近年来,随着我区民族医药产品销量逐年增多,质量大幅提高,市场认可度也在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将目光转向民族医药。

三年来,先生一直勉励我和小伙伴们要好好把重返自然生活的事长久做下去,先生说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据统计,我区维医药学古籍文献收载成方制剂2000多个,其临床有效性和独特性已得到证实,特别是在治疗一些疑难杂症方面有显着疗效。其中不乏具有代表性的特色维药,如治疗白癜风的“复方卡力孜然酊”年销售达1400多万元,并形成一定的品牌效应。据介绍,2010年和田县、墨玉县维吾尔医院,维医药品的收入占两所医院药品收入的98%。

“以维吾尔医药、哈萨克医药和蒙医药为主的民族医药在新疆具有悠久的历史、确切的疗效。尤其是维吾尔医药在长期的历史积淀和研发、应用中,形成了独特的理论体系,是我国传统医药学的重要组成部分。维吾尔医药在治疗一些疑难杂症方面具有显着的疗效,深受新疆各民族群众的喜爱。”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张长宏对记者说。

尽管先生的工作很多很忙,还经常要出差参加各种全国的学术会议和新药评审,但他总会为我的微信动态点赞,经常会花很多时间特别为我留言,写很长很长鼓励的话,也给我提出建议。

全区有药品生产企业68家,有药品批准文号794个,生产国家基本药物品种110个。同时拥有民族医医疗机构制剂室22家,其中,维吾尔医医疗机构制剂室19家,可配制维药制剂1253个。

据了解,2016年我区民族药产值达8.4亿元,拥有民族医医疗机构制剂室22家,其中维吾尔医医疗机构制剂室19家、蒙医医疗机构制剂室2家,哈萨克医医疗机构制剂室1家。有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6家(其中,中药民族药机构3家,认定专业35个),国家药物安全性评价实验室1家(自治区维吾尔医药研究所),自治区维吾尔药重点实验室5家,基本具备了维药研发的资格和条件。

这次见了先生,尤其还一再告诉我,如果有需要做品种鉴定或需要做药学标准和药理实验的事都可以找他。先生也鼓励我等条件成熟了再把成熟的专利配方申请新药备案不能急这条路很漫长,而将药草应用研究重点放在外用护肤品的开发可能相对要容易一些……

记者了解到,2010年,全区规模以上医药制造工业总产值达15.53亿元。其中,以维吾尔医药为主的民族药生产企业12家;民族药实现产值1.62亿元,同比增长37.3%。

扶持力度不断加大

拈花惹草看似浪漫,先生最懂其中的艰辛,三年来不停地勉励我,我知道是先生怕我在选择的这条远路上放弃,半途而废。

在天山南北,我区已建成维药药材规范化种植基地18个,面积达50余万亩,种植品种达五六十种。

5月27日,自治区第十二届人民政府第50次常务会议研究审议了《新疆中医民族医药健康服务“十三五”发展规划》。《规划》将充分发挥中医民族医药的优势和特色,大力发展新疆中医民族医药健康服务产业,加强新疆中医民族医药健康服务体系建设,提升中医民族医药自身服务能力。这一消息让所有民族医药企业对未来的发展充满了信心。

其实三年来,我也正是因了先生以及许多人的鼓励,我在一条远离热闹的路上越走越坚定。在读到今天这篇人物传记之前,我了解先生多是来自网上的介绍或者他人的介绍,我看到很多有关先生事迹的文字,我为他为维吾尔医药事业所做的重大贡献而崇拜,更为他一直以来的朴素的学者风范和严谨治学的精神感动。

一直以来,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民族医药事业发展,从2009年开始,自治区财政每年安排300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民族药新药的研究开发。近期,由科技部门组织完成的《新疆2005~2015年科技促进医药产业发展行动纲要》,为我区民族医药事业规划了宏伟的发展目标。

新疆银朵兰维药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陈菊告诉记者,近几年,自治区不断加大对民族医药的扶持力度,让民族医药企业获得了很大的发展空间。

是的,在一个热衷于权位和金钱的时代里,能耐着寂寞扎扎实实做学问是很难的,尤其还选择的是一条将经验科学落实为实证科学与数据科学的标准化苦路,一条前人没走过的路,准确说是要架设一条由古代通往现代的桥梁,这是多么艰辛需要多少试验测试才能完成的伟大工程啊!

但是,我区药品生产企业整体上呈现“小、散、低、弱”特点,产业集中度低,结构不合理,科技含量不高,市场竞争力弱。尤其是在民族药研发、生产方面,还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民族药质量标准研究比较薄弱,标准水平不高。600多个常用药中,200余个有标准,只占常用药的三分之一。另外,尚没有建立较为完善的民族药审评审批体系;民族药基础研究经费投入不足,科研整体实力不强。更重要的是市场开发能力差、缺乏国内市场销售网络等。

“今年3月24日,由自治区药物研究所、中科院新疆理化所、自治区维吾尔医药研究所等单位共同研制的,用于治疗热性感冒的维吾尔新药‘比那甫西颗粒’以7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我们公司。这是新疆第一个地产科技成果转让项目。”陈菊介绍。

图片 3

国家重点扶持壮大维药产业

除了科技成果转让,我区在其他方面也在加大扶持力度,多管齐下促进新疆民族医药的发展。6月6日,2017年维药标准提高工作座谈会在乌鲁木齐召开,国家药典委与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共同签署了《维药标准数字化合作协议》,标志着新疆维药标准进入数字化时代。

这三年间,我试着慢慢整理新疆2014种药用植物资源(据1998年国家医药普查数据)的时候,我穿梭在许多的论文数据库里,海量的文库中我经常见到十年前甚至更早时候先生的研究报告,实验的详尽和数据的详细让我禁不住咋舌。很多我今天在山里遇见激动得快哭出来的药草,先生早在十几二十年前就已经有了深入系统的研究。我常常读着先生当年的研究成果,激动得半夜爬起来查国家食药局化妆品植物原料目录,有好多我想应该在护肤外用开发中有大的前景。

“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后,我区民族医药事业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今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明确提出,‘十二五’期间,国家将重点扶持藏药和维药发展。”于德胜兴奋地告诉记者。

“数字化维药标准的发行,对维药生产企业检验质量控制具有重要意义。有了这个数字化标准后,企业查阅更方便、更快捷,而且有了图谱,我们能更加直观地进行对比,使我们的产品质量得到保证。”陈菊表示。

图片 4

2010年12月29日,全国维药研发与审评座谈会在嘉峪关市召开,专题就维吾尔药品评审、产品研发进行专门研讨。

培训人才提升“造血”能力

前天见了先生,比照片中瘦了一圈。

近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陆续启动一系列援疆政策和项目。在加强中药品种保护方面,将维吾尔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炎消迪娜尔糖浆”列为国家中药保护品种。

“近年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高度重视对口援疆工作,在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给予自治区食药监局很大支持。”张长宏告诉记者。

快一年的驻村工作,他用自己的专长教贫穷的老乡们种植药材摆脱贫困,还负责组织大家升国旗学汉语,同时因为他维汉语言双通还兼任工作组唯一的翻译,常常一忙就到凌晨三四点,很少休息。

国家局药品审评中心明确提出,重点扶持维药发展将在建立专家库、技术培训等方面给予支持,计划5年为我区培养10余名维药评审专家,最终实现在新疆建立国家级维药评审分中心。同时,选派专家协助我区开展《维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的制订。

据了解,从2011年以来,国家食药监总局先后派出3批、4名援疆干部到自治区食药监局工作,同时积极指导自治区食药监局实施人才培养规划,援助人员培训经费642万元,举办了18期援疆培训班,培训人员3420人次。同时,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审中心选派5名临床专家参与指导《维药新药治疗白癜风等16种优势病种临床研究指导原则》制定工作,并分四批为新疆培训17名维药审评技术人员。

但坐在对面的先生,分明精神极好,全然顾不着疲惫,很认真地听我说老夏和手工社的事,偶尔也聊聊在南疆村里工作的趣事,在他身上,我看不出来一丁点儿其他人驻村同志的那种疲惫感和忧郁。只是当聊起新疆南部村里的贫穷,先生会格外沉重,他说那里的老百姓太苦了很多农产品价格很低也卖不出去任务很艰巨啊。我懂,一位自愿申请往最偏远地区去的学者,遇见这种比自己想象还要艰辛的贫穷会有多么心疼。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将民族药材质量标准研究项目列入国家药品标准提高行动计划,连续两年安排900万元资金,在我区开展90个维药品种质量标准提高工作,目前该项工作正在顺利推进。

“今年,我们还将举办‘本草之行’系列培训班,首期班特意安排在乌鲁木齐举办。”国家药典委员会秘书长张伟告诉记者,这次培训将围绕传统本草、中药现代化、标准研究技术要求、现代中药特色研究思路等内容,并结合维药特点进行系统的技术经验传授,为增强国家药品标准提高工作能力培养后备力量。

图片 5

另外,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还明确规定:在程序不减、标准不降的情况下,为我区药品“国字号”申请开绿灯实行优先审批。去年年底,新疆医科大“肝包虫体外诊断试剂”,申请“国药械字”只用了一个月时间。

“不仅如此,6月8日到9日,国家药典委员会还将与哈萨克斯坦药典机构在伊宁市共同举办中哈药典论坛,推动两国乃至中亚各国医药产品贸易往来,保障维药、中药进口药材途径通畅,一定程度上为解决维药材、中药材进口难等问题创造有利环境和条件。”张伟对记者说。

今天上午,先生又来信息,问我回伊犁了没有,他为我准备好了好些维吾尔医药的书以及这些年的标准化研究。先生说,我抽空把可能对你有帮助的书整理出来了,你可以看一看,那些数据都是反复试验测出来的比较科学或许对你有帮助……

借“复星”之剑寻找突破口

新疆维药标准进入数字化时代

我突然觉着眼圈有些发红,先生只有几天休假探亲的时间,我的事却让先生如此费时费心……

4月9日上午,复星集团与自治区招商发展局签订全面合作协议后,紧接着复星集团副董事长、总裁梁信军又与喀什地区签订了《发展喀什维吾尔药业合作协议》,拉开了新疆与复星合作振兴民族医药的序幕。

成为全国首个数字化地方药材标准

天亮后,先生又要去很远的新疆南部村里去了,春节都无法回来和家人团圆,一直要工作到明年三月才可以回省城的家。

复星集团业务涉足医药、钢铁、矿产、房地产开发、服务业及战略投资领域,其中医药产业位居国内前三。在短短20年时间里,集团已发展成为中国百强企业。

6月6日上午,2017年维药标准提高工作座谈会在乌鲁木齐召开,国家药典委与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共同签署了《维药标准数字化合作协议》,标志着新疆维药标准进入数字化时代,同时,该标准还是全国首个数字化地方药材标准。

我把这个我所不知道的先生的传记反反复复读了好几遍,一座巍峨的高山在我心头耸立而起!

喀什地区是我区维吾尔医药的发源地之一,对维药品种也有着广泛的临床需求。

自治区食品药品检验所副所长孙磊表示,即将在新疆发行的数字化维药标准是国内首部数字化地方药材标准,该标准将落实中央政策,免费向社会提供,已进入出版阶段。维药数字化标准的发行将为新疆地区维药生产企业在查阅维药标准时提供更加快捷、更加方便的体验。

我原来知道的先生,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学养、人格和深情的高山原来都在先生过往的岁月里,真实而伟岸,质朴而动情!

喀什维吾尔医药产业,以昆仑维吾尔药业有限公司为龙头。目前,3个白癜风专治系列注册药品在国内具有影响力,其中“复方驱虫斑鸠丸”为国家保密配方,疗效独特,市场前景广阔,企业被国家列入少数民族特需药品定点企业。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双方协议,充分利用喀什维吾尔药的资源优势和复星集团的资金、技术、人才及市场优势,整合开发特效维药,将维吾尔医药在国内做大做强,做出品牌,闯出市场。

在我重返自然探索践行的路上,这座伟岸的高山永远是我前进的动力!

签约仪式上,梁信军明确表示,新疆药材资源极为丰富,为复星医药集团发展制药产业提供了广阔空间,复星集团将从战略角度出发,将重心转移到投资新疆医药尤其是民族医药产业上。下一步,企业将考虑在新疆建药材基地和药品研究院,为振兴民族医药、促进新疆跨越式发展作出贡献。

——新疆·老夏手工社·老夏  2017.12.28



图片 6

附沈药校友简介:

苏来曼·哈力克,维吾尔族,出生于1960年,1982年毕业于沈阳药学院药学系,现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食品药品检验所民族药室主任,新疆医科大学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国家药典委员委员兼民族医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大学毕业后,苏来曼回到新疆,长期一线从事新疆维吾尔药、中药质量分析、鉴定、评价,自治区、国家监督抽验,国家药品质量标准新方法研究建立等工作。他两次获得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奖学金,到英国国王学院生命科学学院天然产物研究中心做访问学者,合作研究、借鉴天然药物成分提取、分离、分析、鉴定方法。

他对中国民族药,尤其是维吾尔药的发展和规范化有着特殊贡献,他是维吾尔药的守护神。迄今为止苏来曼已经主持研究完成维吾尔药、中药国家标准225项,自治区地方标准47项,均已收入《中国药典》、《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药品标准-维吾尔药分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部颁标准》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药材标准》颁布实施。

苏来曼是自治区有突出贡献专家,共发表论文40多篇,合作发明药品专利2项;曾获得过自治区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三等奖1项、中华医学科技二等奖1项、自治区优秀科技工作者奖、中国药学发展奖突出贡献奖等殊荣。同时兼任国家中药品种保护审评委员会委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新药审评专家、保健食品审评专家、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维吾尔医药学分会理事等社会职务。

本文由奇幻电玩城游戏下载发布于化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维吾尔医药的现代丰碑,振兴新疆民族医药产业

关键词:

上一篇:的财富集中在20,学习科斯定律
下一篇:没有了